快捷搜索:

SoccerDad

   离开巴黎后,Soccer Dad还打算带孩子去其他国家的俱乐部感受一下,但为了决定下一站去哪里,他也是煞费苦心。本想选西班牙,但太过炎热,后来又打算去伦敦,但花费又太高。最后,Soccer Dad决定带孩子们去曼彻斯特。 从利物浦到曼城,从巴黎圣日耳曼到里昂,再到国内各式足球学校,Soccer Dad 带着他的儿子Tristand和Theo享受着足球的快乐。他对青训的选择和孩子的成长也有着自己的理解... 尽管在孩子身上倾注心血,Soccer Dad却并没有一定要让孩子成为职业运动员。“如果有朝一日,我的孩子不喜欢足球了,喜欢艺术、音乐、画画,我依然会在条件允许的范围之内支持他们,只是,希望他们能够像对待足球一样,把决定要去做的事情做到最好。” 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一千个人有一千段和足球的缘分。足球到底教会了我们什么?不妨听听Soccer Dad的故事,然后找上三五好友,一起下场飞奔,也许答案,就藏在那片绿茵场上。 Soccer Dad说,他留意到世界上第一位女足进球奖得主,亚洲篮球版“欧冠”值得期待 CBA球队并无突出优,是来自里昂的阿达·赫格贝里,巧合的是,她有一个妹妹也在法国巴黎圣日耳曼踢球。这让他不禁联想到自家的这对小兄弟,或许他们未来能像这对姐妹一样,在足球世界收获更大的梦想。“也许有一天,我的孩子能够分别代表中国和法国,在世界杯的决赛上相遇呢!” 然而,曼市的足球训练营也是五花八门,有官方正式的,也有借着官方名义运营的,还有些属私人性质,但教练来则自于各大俱乐部,质量也很高。为了找到更加优质的训练营,Soccer Dad在Instagram和Facebook上搜集各种孩子们去训练营的经验,并和一些家长沟通,认识各种中介,最后在这些家长的推荐下,选择在Fletcher Moss Rangers接受一些私人训练,这所训练营曾培养出红魔双星拉什福德和林加德。由于曼彻斯特和利物浦不远,两个孩子也在英国柯克比利物浦学院(Liverpool Academy)接受了一对一训练。 当记者将这个带着中国式思维鲜明烙印的问题抛出时,一位居住在上海的日本家长一脸惊讶:“没有,从来没有。为什么要这么想?在日本,孩子踢球和上课一样,是一种很普遍的生活方式,也是教育方式。到这里踢球,让他从小学习怎么处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。也许这种能力在孩子小的时候不是那么重要,但等他长大后就会越来越重要。日本人很讲究团队意识,将来他参加了工作、进了公司,也许会和喜欢的人打交道,但也会遇到不喜欢的人,所以他们要从小学会怎么样和不同的人相处。参加足校能让他学会这些。” 孩子们的足球生活,也成为了一家人的快乐源泉。Soccer Dad经常拍摄孩子们在场上各种各样的表情,进球庆祝的,兴奋欢笑的,再把这些照片寄给孩子们的祖父母。老人们也会在朋友聚会时,拿出这些照片来显摆:我们的孙儿们在巴黎的训练营也踢得很厉害呢! 采访当日,一所日本足校在和另一所国际学校踢友谊赛,日本小朋友无论在个人技战术还是团队配合上都明显技高一筹。我想到了一篇文章: 想要走上足球的职业道路,并不容易。许多人可能受限于身体条件,或是经济水平等种种原因,更不是每个人都有踢职业足球的天赋。在采访时,我们听到了一位因半月板伤病,而提前结束足球生涯的父亲,正在向一位立志进入中超梯队的小朋友,讲述实现足球梦的不易... Soccer Dad的故事,三天三夜都说不完,他的两个孩子,也传承了父亲对足球的执着与热爱。 Soccer Dad带孩子们去过不少地方,第一站是巴黎圣日耳曼的夏令营,这里是他最熟悉,也是自己梦开始的地方。让他惊喜的是,两个孩子表现出色,很快就进入状态,2017年7月, Theo被评为那个夏令营的最佳球员,Tristand后来也获得U10最佳球员称号。 但这一切,都难挡人们对足球的爱,无论是孩子还是大人。Soccer Dad身上展现的,不仅仅是一份认真深厚的父爱,更难能可贵的,还有足球寄托在他身上的一颗赤子之心,为了梦想,努力拼搏, 放胆尝试。而如今,这份热忱,已在下一代人的心里生根发芽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