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【城市记忆】业余求学圆我人生梦

  但我依然坚定信念求学,并在所有工作服里侧,缝制两个大布兜,一侧装阅读书籍,一侧装复习提纲,白天干活间歇,我就寻一处空房间,看上一小会儿……同时,运用所学知识,写一些诗歌、短文,寄给电台、报纸和杂志。这些媒体编辑真好,时常播发和刊登我创作的“豆腐块”。 工友们欢欢喜喜到科威特施工去了。我像往日一样白天上班傍晚求学。这期间,国外工友时不时寄回一些钱款。完成施工回国时,每个人都带回电视、冰箱、洗衣机双套八大件。 而立之年,我又凭着这张文凭,调入抚顺人民广播电台。成为一名编采人员后,我将满腔情爱投入到工作上,深入基层一线,采集新闻素材,撰写报道稿件,每月都圆满完成采编任务。5年后,顺利晋升为中级记者职称。欢喜之余,我憧憬起高级职称目标。晋升高级职称谈何容易,首先要有大学本科学历,而且5年后才有资格参报。我的大专学历,与之规定相差甚远。由此,我再次扬起求学风帆,参加了全国自学考试新闻本科学习。 只可惜,我这个出生不久就挨饿,上学不久就停课,九年毕业就下乡的青年,面对千载难逢的人生机遇,因徒有的学历,匮乏的学识,以及怕参加高考给家里增添更多负担,便默默地与高考擦肩而过,安心在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两年半后,我跟随知青返城队伍,落脚父亲所属单位——抚顺市第二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四工区,当上一名抹灰工。39岁转型篮球职业训练师快手上授技巧, 触动之下,我又振奋起精神,续接上自考求学,最后,用8年时限完成学业,领到大学本科学历。随后我再接再厉,每年都有作品获奖,论文发表。终于在人生半百后,晋升为主任记者…… 豆腐块小文却让我有了名声。工区领导先派我写外调综合材料,后又让我到工会和人事科帮忙。在人事科工作时,赶上公司选送一批抹灰工到科威特施工建设。工友们闻之争先恐后报名,唯恐错过难得的出国赚钱机会。 从此,我每天迎着朝阳走入建筑工地,为站起的楼房抹灰装饰,傍晚奔往市内夜大课堂,吸吮知识的琼浆玉液。业余求学几个月后,我的抹灰技艺在伙伴中打起狼来。我的第一任班长就此顺水推舟,常打发我到后台搬水泥、推沙子,再不就让我一个人抹厕所……而且,月底发工资,给大级工百分之百;力工百分之九十;发给我的和挖灰女工一样,百分之八十。 参加自考头两年,可谓顺风顺水,十余科考试科目一试而过。但自此以后,古代汉语和外国文学先后两次应试未果,让我求学热情冷却下来,同时,加之此时家事和岗位事务缠身,我曾一度放弃自考意愿。就在这几年时光里,与我一同参加自考、完成学业的同事,陆续晋升为高级职称。与他们相比,我的月工资收入一下子少了好几百元。 梦想机会来了,19岁,国家恢复了高考。一些知青大胆走上独木桥,报考心仪的高等学府。寒窗求学几年后,走上理想工作岗位,实现起自己的人生梦想。 报名临近尾声时,人事科长悄声地对我说:“你想出国就把名报上,到国外干一些买菜、打水等后勤活,回国时也弄几套大物件回来。”我当即摇头:“谢谢科长,我上夜大两年多了,现在出国,学业就半途而废了。” 我沮丧地返回入学报名处,向和善老师述说了苦衷。和善老师沉思一会儿对我说:“小伙子,你想念不?”我重重点点头:“想念,我现在就想念书。”和善老师马上接话:“那就这样吧,不盖章我们也收你。不过,你得自己掏学费了。”我立即连声应答:“行行,只要能上学就行。” 辛苦的建筑工作,让我很快想念起学生时代,徒升起重新求学的愿望。正是这时,改革开放大潮轰轰烈烈涌荡神州,各种办学机构如雨后春笋一般兴起,众多无缘走进高等学府的中青年,纷纷擎着满腔热情进入夜大、函大等学校,补学起高等文化知识。我就此毅然报考市直机关中文业余大学,并获得72分入学考试成绩。学校一位面目和善的老教师,让我拿着入学通知书回单位盖章。我兴高采烈来到单位教育科,一位人员因专业不对口拒绝给我盖章。 我青春年少时,北京牌收音机传出的声响,让我逐渐喜爱上了广播,进而倾慕起那些幕后广播人。 回想过往求学经历,我心潮翻涌,感慨万千:我一个下乡知青、建筑工人,幸运赶上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好时代,是国家崇尚知识,鼓励求学的政策,让我重新燃起求学愿望,最后用学识改变了人生命运,实现了瑰丽梦想。 此刻,我也迎来了金色的秋天——捧回了朝思暮想的夜大文凭。凭着这一小小证书,领导发布调令:让我到公司宣传部供职。至此,我的身份得以改变:集体变全民,工人转干部,工资由38.5元调至70元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